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
English Version | 網站地圖
首頁 協會概況 協會動態 政策法規 行業標準 行業自律 協會會員 行業研究 會議培訓 投資者教育 黨建之窗
? ?
Tim Pagett:開放銀行應以客戶為中心
2018年12月14日

  今天我想從一個不同的角度和大家進行分享。我認為開放銀行是關于客戶而非關于銀行的。

  多年來,全球各地積極開展活動,支持客戶獲得更廣泛的服務和利用技術創新來解開傳統金融機構對最簡單的服務的束縛。監管規則、數據共享的競爭模式和金融科技是開放銀行的推動力,由這些力量推動的新型業務模式將導致市場動態的轉變。有趣的是,不同司法管轄區的動機不同,而且機構對開放銀行的出現的處理方式也幾乎沒有一致性。遺憾的是,我沒有發現對這一問題的簡單的解決之道。我們不斷看到,各國在關注跨境或跨司法轄區都先關注國內情況。而有趣的是,幾乎所有演講者都建議,在制定內部的監管制度之前,要先看看外部發生了什么。

  我認為,金融機構和傳統金融顛覆者將必須共同努力尋找新的創造性的方法來對規模化做出反應,即確保能夠高效且低成本的實現開放的真正價值。

  我們看到開放銀行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實現這種漸進式演變。在最簡單的形式中,幾乎所有機構都已允許客戶下載信息,許多第一代潛在顛覆者都設計了不同方法來獲取價值,這是客戶期望的基本最低標準。

  這種思維方式已經被許多破壞者重新強化,他們游說客戶,政治家和監管機構來強制執行他們作為客戶的權利。

  隨著聚合類和其他價值連接類應用程序的發展,我相信,我們已經觀察到這樣一代客戶,他們不認為金融機構應擁有其信息的價值。這種思維方式已經被許多傳統金融顛覆者重新加以強化,他們游說客戶、政治家和監管機構來強制執行他們作為客戶的權利。其結果就是,現在我們有越來越多的隱私法律對個人數據所有權進行了規定,這不僅僅關于隱私,還要求機構進一步支持數據可轉移,即提供可共享格式的數據。

  因此,開放銀行業務的所有舉措都創造了許多市場中金融服務的平臺化,提高了破壞能力,并在客戶服務和以客戶為中心方面提供了可能的實質性快速改進。有趣的是,這看起來就像中國正在經歷的一樣。我認為,在全球金融科技的大部分領域,中國在金融科技創新、創造力和功能性方面遙遙領先。

  所以,我們需要開放銀行監管規則、市場定位和支持嗎?或者說我們已經擁有了開放銀行嗎?正如我們在中國和世界越來越多地方所看到的那樣,當我們探討開放銀行如何與所有其他金融服務市場變化相適應時,開放銀行真正形成了自己的概念。我們應增加數據訪問,推動開放的金融基礎設施,增加持續進行顛覆的機會。挑戰在于,原本假設傳統機構持有的其客戶的數據價值正不斷被侵蝕。也許這種侵蝕更多只是一種現實的轉變,即價值從來都不是傳統機構真的應該利用的。為什么我以外的其他方作為客戶,可以擁有我的行為數據?為什么大型科技公司、金融科技公司或機構能利用那些可能被認為是我個人或集體的私人資料?我認為,越來越多的客戶正在尋找所謂的數據民主化。

  有趣的是,幻燈片提到的5個國家中有4個國家開放銀行業的推動是由監管機構驅動。原因何在?一種解釋可能是,越來越多的監管機構正受到政治和民粹主義目標的影響。另一種解釋可能是,監管機構正尋求通過引入新的市場參與者來降低市場集中帶來的系統性風險。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美國,推動開放銀行的不是監管機構,而是市場競爭力和市場力量。

  我認為從事開放銀行的機構正在繼續發展。事實上,我們形成了一個認識,即這是你的數據,但我是托管人。因此,我認為我們真正需要面對的問題是市場是否為以客戶為中心、聚焦客戶需求、聚焦客戶保護創造同樣的激勵。

  在德勤,我們有一種簡單的哲學,它和我從父親那里學到的一致,即當客戶給你有價值的東西時,你應該尊重它,保護它,創造價值并回報給客戶。因此,未來當我們探討開放銀行時,也許這就是我們應該關注的問題。

  (本文為德勤中國金融服務行業領導合伙人Tim Pagett在第二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上的講話,根據現場速記整理,有刪減,未經作者本人確認。)

 
九宫八卦平特坛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