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
English Version | 網站地圖
首頁 協會概況 協會動態 政策法規 行業標準 行業自律 協會會員 行業研究 會議培訓 投資者教育 黨建之窗
? ?
張旭陽:智能金融推動數字普惠的發展
2018年12月14日

  人工智能已成為新的工業革命,歷史上經歷過機械化時代、電氣化時代、信息時代。前三次工業革命是人類適應自然、改造自然的革命,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實際上是人的知識與技術相結合,人通過系統獲取知識、創造商業價值的一場新的工業。在算法、算力、大數據之下,過去十幾年,人工智能飛躍發展,不僅是全球金融變革的大的發展時期,也是人工智能快速發展時期,2006年Jeoffrey Hinton的一篇論文《通過GPU方式來提升深度神經網絡的工程學方法》把這種方法定義于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2007年,蘋果推出了第一部智能手機,隨之以后開啟了移動互聯網階段,大數據不斷積累。隨著算法、算力和數據的積累,人工智能有了突破性發展。

  盡管過去幾年人工智能的速發展,但算法紅利在不斷消失,現在主要是靠技術、數據,特別是結構化數據、閉環數據的獲得來推動人工智能往前進一步快速迭代,同時還有異構計算能力的不斷提升。盡管去年的ALphaGo,今年的ALphaMaster、AlphaZero出現了,但無非是深度學習背后的半結構學習的推進,新的算法還并沒有出現。可以看到,數據與知識成為人工智能的核心領域,數據也成為新的一種商業模式,以及資本的一種表現形式。

  經濟學有一個柯布-道格拉斯增長函數,產出是資本和人力投入的函數,但我認為未來這個函數會發生一些比較大的變化。第一,技術不再是常數,而是內生變量。隨著人工智能成為新一代工業革命,技術進展在不斷加快,會成為一種新的內生式變量。第二,除了資本和人力以外,數據成為這個函數組成很重要的一環。同時,未來商業模式也會發生很大變化,除了提供產品和服務以外,“數據+產品+服務+內容”成為閉環,售后服務不是提供產品的終點,反而是提供產品、獲得數據的起點。

  人工智能也推動金融向智能金融轉變,成為新一代金融科技3.0的核心組成部分。在人工智能推動下,智能金融可以隨時隨地隨人隨需提供服務,在風險定價方面,可以更好地幫助我們做風險及時性管理,同時更好地深刻理解用戶,驅動商業模式創新,拓展服務邊界,從而提升普惠金融發展的獲得性。同時,數據成為新一代人工智能很重要的核心,而金融機構是金融大數據的核心。因此,下一步不僅是金融科技企業成為智能金融的主要組成部分,傳統金融機構也越來越成為金融科技或金融創新的重要驅動力。

  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業務范圍從以往的支付、信貸向征信、保險、理財擴展,服務對象從原來央行征信覆蓋對象向非央行征信服務覆蓋對象,再向中小微企業拓展。整體金融科技在不同的金融門類中、在不同金融服務階段中滲透到各個環節。

  度小滿金融在過去幾年當中,在大數據風控、智能獲客、身份識別、金融云、智能客服等方面為金融機構提供底層架構服務,自身也在不斷通過開放合作平臺,推進普惠金融服務。比如,信貸業務自前年開始累計放款2500億人民幣,其中30%以上客戶是小微企業主,40%以上客戶是青年創業者。還有一個產品是教育信貸分期服務,有很多客戶來自于農村,通過教育機構的培訓改變自己的職業技能,從而開展更好的職業生涯設計。

  以上是我跟大家分享的人工智能推動金融向智能金融發展,推動數字普惠發展的內容。對下一步發展,我想提幾個建議。

  第一,如何平衡金融科技創新和風險的關系。我認為要把整體金融科技分為兩大金融科技技術類別。一類是通用技術,它可以為各個金融環節提供底層架構,我們稱之為中性的技術。還有一類技術是有可能會擴大金融風險波動率的技術。對通用技術而言,可以在各層次鼓勵其發展,包括智能客服、智能獲客、生物識別、機器學習和區塊鏈。對某些確實帶來算法擁擠或加劇金融波動的技術,建議引入監管沙盒,防范潛在風險。特別是要提升準入門檻,通過前置性標準,使這類技術更好服務于金融企業,這里包括量化投資和可能的大數據風控的風險。技術的發展提升了金融穩態,不管是2008年金融危機,還是中國過去幾年的金融波動,更多是金融內生性風險,而不是經濟上的風險。而隨著金融科技的應用,可能要提前防范由于科技的使用,同質化算法的內生擁擠可能帶來的金融波動。

  第二,中國互聯網金融發展應該強調制度演進和技術進步共同發力。很多時候一個行業的進化始于技術,終于制度。隨著技術進步,金融制度安排也需要發生改變,以管控風險、促進金融服務模式演進,更好服務大眾和實體經濟。

  這里我想提兩個建議。一是對個人投資賬戶體系的建議。在中國,大眾有很多銀行賬戶,但缺乏個人投資賬戶。個人投資賬戶有幾個前置條件。第一個條件,它是金融賬戶,可能是個人信托,可能是個人養老金賬戶,也可能是個人基金投顧賬戶。第二個條件,它應該在一定程度上實現風險隔離,并且是一個封閉的可進行受托管理的賬戶。通過引進個人投資賬戶,可能達到幾個方面的效果。現在很多時候大家投資一個金融產品,往往以產品的起始金額、門檻作為評價是否有投資能力或風險偏好的前置條件。但在金融學上,如果要實現風險過手和傳遞,很重要的條件是風險可承受。當我們拿100萬或300萬投資一個金融產品,不可能保證這個金融產品沒有違約,這種情況下對個人損失是很大的,那必然會因為聲譽風險帶來金融機構可能的剛兌。構建一個金融賬戶,通過賬戶做KYC,而不是通過產品做KYC,不是通過一個簡單的問卷去了解投資者的偏好,而是通過立體的更多元化的客戶畫像,去衡量一個人的風險偏好、風險承受能力。以賬戶為體系,盡管賬戶里面是100萬或300萬資金,但投資某個金融產品可能是20萬、30萬,做到分散投資。這樣可以做到,一是真正落實KYC。二是分散風險,打破剛兌,從而連通投融資。三是隨著金融技術的引入,這個賬戶可以更好地做數字化資產配置,能幫助投資者實現理財的目的。理財是財富保護,理財是長期投資,理財是資產配置,理財是人生規劃。四是培養長期投資者。現在中國金融市場并不缺乏流動性,也不缺資金,但缺乏長期資金,特別是因為機構投資者的資金來源是散戶化的,因此機構投資者散戶化的傾向很嚴重。從去年到今年,公募基金最好銷售的基金是貨幣市場基金,是短債基金。如果投資者本身的投資視野更加延長,更加放長期,不管是股權或債券,這些金融產品能獲得更好的配置機會。因此,我希望金融機構包括監管部門共同落實個人投資賬戶體系的進展。

  二是建議對小貸公司的監管制度不斷完善。小貸公司不同于互聯網貸款,是通過自身資本金和銀行授信為融資者提供服務的。中國有將近1萬家小貸公司,實投資本將近9000億人民幣,整個貸款余額超過1萬億,覆蓋90%以上中國縣域經濟,其中60%以上貸款人是小微企業和“三農”企業。小貸公司過往十幾年也沒有任何大的風險事件,但有很多不一樣的監管制度約束其發展。因此我建議,第一,明確小貸公司非存款類金融機構的法律地位,同時建立一個分級監管體制。地域性小貸公司由地方性金融局進行監管,全國展業或互聯網小貸公司由銀保監會進行監管。第二,小貸公司與金融機構同樣稅收和司法政策待遇,同時擴大小貸公司融資來源。現在小貸公司只能是資本金、銀行授信和股東借款,希望通過類似于小貸公司在銀行間市場或交易所市場發行企業債的模式,向機構投資者擴大資金來源,當然杠桿率要低于傳統銀行機構的杠桿率。在合適的杠桿率控制下,使小貸公司整體風險可控。

  總之,我認為人的金融需求、金融本質是亙古不變的,但是服務模式是常變常新的。未來幾年隨著技術發展,人和機器共同重新學習定義這個世界,重新創新這個世界,創建新的技術方式、新的商業模式、新的增長空間,在這個過程中,人工智能也會推動金融不斷升級,去照顧更多普羅大眾的金融需求,智能金融是有溫度的金融。

  (本文為度小滿金融副總裁張旭陽在第二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上的講話,根據現場速記整理,有刪減,未經作者本人確認。)

 
九宫八卦平特坛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