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
English Version | 網站地圖
首頁 協會概況 協會動態 政策法規 行業標準 行業自律 協會會員 行業研究 會議培訓 投資者教育 黨建之窗
? ?
余文建:利用“替代性數據”提升小微企業首次獲貸能力
2018年12月10日

  數字技術的出現及其在金融領域的應用,深刻改變了普惠金融的發展方式,產生了顛覆性的影響,催生了“數字普惠金融”的概念。認識到數字普惠金融巨大的潛力,人民銀行金融消費權益保護局一直注重對數字普惠金融的研究,并積極地在國際領域倡導推動數字普惠金融相關的討論和政策制定。

  

  2016年,人民銀行代表中國擔任GPFI(全球普惠金融合作伙伴組)主席,提出“數字普惠金融”議題,得到G20各國積極響應和高度認可,并推動出臺《G20數字普惠金融的高級原則》。該原則是國際社會在該領域推出的第一份高級別指引性文件,可以說是全球數字普惠金融發展的里程碑。2017年,人民銀行又推動GPFI出臺數字普惠金融新興政策與方法。2018年,人民銀行進一步推動GPFI出臺了《關于數字化和非正規經濟G20數字普惠金融政策指引》,從四個領域對如何利用數字普惠金融服務于非正規經濟中的個人和小微企業提出了政策指引。其中,第三個領域是征信中替代性數據的使用,對當下如何改善小微企業融資服務具有一定借鑒意義。

  根據有關部門統計,我國小微企業平均壽命在三年左右,平均在成立四年零四個月以后才能獲得首次貸款。小微企業一旦獲得首次貸款,隨后獲得第二次貸款的比例是76%,獲得四次以上貸款的比例是51%,后續融資的可得率比較高。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出,小微企業融資難實際上體現在首貸難。

  小微企業為什么首貸難?小微企業融資問題根源在于銀企之間信息不對稱,金融機構需要依據征信記錄進行信貸決策。而小微企業在傳統征信里是“薄檔案”群體,如果只使用傳統負債類數據,天然會面臨首次獲得貸款難的問題。因為對于沒有獲得貸款歷史的小微企業,金融機構無法預估其還款意愿和還款能力。為解決這個難題,部分小型金融機構進行了一些嘗試。比如,浙江泰隆銀行推出“三品、三表”模式,特別是利用電表、水表、報表這些數據進行信貸的決策,可看作是使用替代性數據早期的雛形。這種模式對于小機構可行,但有一定局限性,且難以形成批量化數據的使用。

  隨著數字技術的廣泛運用,產生了海量的替代性數據。這些數據能夠通過批量化地使用,對傳統征信數據起到良好的補充,幫助金融機構多維度地了解小微企業經營狀況,為信貸決策提供替代性數據,幫助小微企業獲得首次授信,產生初始信貸記錄和相應的還款記錄,從而形成良性循環。

  總體而言,替代性數據可以分為三類。其中,支付類數據主要來源于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包括企業賬戶日常的支付結算、轉賬流水記錄、小微企業主刷卡相關記錄等。政務類數據主要來源于公共部門,包括稅務、工商、海關、司法等。商務類數據主要來源于各類企業,特別是互聯網企業的大數據,包括電子商務、社交媒體、手機使用、房租繳納等。

  據調研,目前我國已有多家金融機構在小微企業融資服務中批量化地使用了替代性數據。其中,支付類數據使用較多的是企業賬戶日常流水,包括企業上下游交易,工資發放等,但前提是企業必須在上述機構擁有結算賬戶,才能獲取相關的數據。大銀行結算賬戶較多,具有一定優勢,已在這方面有所嘗試,而小銀行由于結算賬戶較少、多為專用賬戶等原因,在數據使用方面仍有所不足。稅務類數據可判斷企業是否履行納稅人義務,是否開展正常經營,推算出企業實際銷售收入和實際利潤。因此,涉稅信息真實性較高,對銀行而言也比較可信,不少金融機構推出銀稅貸、稅易貸等產品。稅務之外的政務類數據涉及面比較廣,既有定性的,也有定量的,既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可被金融機構用于對小微企業進行準確畫像,為信貸決策提供參考。還有一類數據是企業和企業主個人的商業類數據。小微企業對實際控制人依賴度很高,因此小微企業主的信用跟小微企業關系也較為緊密。

  針對目前在替代性數據的應用過程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我提出幾點建議。

  第一個問題是,支付類數據還未開放共享。今年,歐盟頒布了新支付服務指令(PSD2),啟動支付類數據共享,而目前國內支付類數據還處于機構內部相對封閉的狀態,難以充分應用于信貸決策。對此,可借鑒近年來方興未艾的“開放銀行”理念,同時借助于API等技術,探索推動支付結算數據在銀行機構之間與支付機構之間的共享。前期可考慮選取部分金融機構探索進行沙盒試點,允許試點機構在客戶授權前提下,共享賬戶的支付結算數據。

  第二個問題是,政務類信息比較分散。稅務、工商、海關、司法、社保、公安、環保等信息大都分散在不同平臺,查詢不便,采集和使用成本較高,同時缺乏標準化的格式和接口,不利于批量化和大規模使用。對此,可加強跨部門協調,連接信息孤島,對各類替代性數據進行標準化處理,逐步把一些公共數據整合到同一個平臺,降低不必要的重復成本。在此方面,現有的“蘇州模式”由地方政府建立一個企業征信公司,把70個公共部門的政務類數據集中起來,從最初僅提供基礎的征信報告,已發展為具有征信評分、客戶篩選、宏觀分析等全方位服務能力的平臺。截至今年11月份,累計已有近2000家小微企業獲得了120多億首貸資金。

  第三個問題是,商務類數據有效性不足。一方面,手段比較落后,仍然依靠手工方式收集和判斷數據,缺乏自動化的數據采集和模型開發。另一方面,可靠性比較差,難以作為決定性的授信依據。一些數據用于消費類的信貸比較合適,但難以適用于經營類信貸。對此,金融機構應進一步加強FinTech建設,合理應用各類創新技術,研發基于替代性數據的信貸決策和風控模型,提高小微企業融資服務效率。

  第四個問題是,針對個人替代性數據,尤其來源于互聯網的商業類數據,在數據有效使用和個人隱私保護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矛盾。金融機構合規性要求相對較高,在數據的保護方面也較為謹慎,對此類數據的應用有所顧慮,而一些非持牌金融機構相對激進,給消費者帶來個人信息泄露方面的風險。對此,可探索出臺相關數據使用規范,強調客戶知情同意、合法授權等原則,使得金融機構在開展相關業務時,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我今天發言的題目和開放銀行主題較為相近,算是拋磚引玉,希望大家共同加強研究和探索,圍繞如何利用替代性數據提升小微企業融資能力,特別是首貸能力方面,提出更多、更好的建議。

  (本文為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消費權益保護局局長余文建在第二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上的講話,根據現場速記整理,有刪減,未經作者本人確認。)

 
九宫八卦平特坛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