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
English Version | 網站地圖
首頁 協會概況 協會動態 政策法規 行業標準 行業自律 協會會員 行業研究 會議培訓 投資者教育 黨建之窗
? ?
殷興山:正確認識與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
2016年09月07日

  2013年以來,互聯網金融在國內風生水起、備受追捧。然而隨著互聯網金融潛在風險的逐步暴露,特別是e租寶、泛亞等事件的接連發生,社會輿論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轉向。在當前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的情況下,筆者認為有必要廓清兩個基本問題:一是如何正確認識互聯網金融,二是如何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

  一、如何正確認識互聯網金融

  正確認識互聯網金融的內涵本質、作用及其蘊藏的風險是規范和發展互聯網金融的前提與基礎。

  第一,互聯網金融的定義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互聯網金融既包括作為非金融機構的互聯網企業跨界從事金融服務,也包括金融機構利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通訊技術開展的金融服務。而狹義的互聯網金融僅指互聯網企業開展的基于互聯網技術和信息通訊技術的金融業務。由于傳統金融機構較注重風險管控,利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通訊技術開展金融業務正向效應多、風險事件少,因此目前輿論爭論和關心的其實集中于狹義的互聯網金融范疇。

  第二,應當充分肯定互聯網金融所具有的積極意義。互聯網金融整體上符合現代發展潮流,天然具有普惠金融基因,可以較好地滿足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資本需求,發揮了傳統金融機構難以替代的積極作用。比如,一些從業機構依托電子商務平臺,通過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手段,極大地降低了金融市場的交易成本和信息不對稱程度,較好地滿足了傳統金融機構服務不到、服務不了、服務不好的“長尾”客戶的信貸需求,有效支持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

  第三,不能簡單地將“互聯網金融”風險案件全部“嫁禍”于互聯網金融。目前出現的大量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一系列風險事件,實質是披著P2P借貸、股權眾籌等互聯網金融外衣的非法金融活動,是偽互聯網金融。例如,“互聯網+集資詐騙”其本質是集資詐騙,不能等同于互聯網金融;“互聯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也不等于互聯網金融,其本質還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只有“互聯網+真正的金融服務”才是互聯網金融。因此,不能因為發生了一些風險案件就簡單地否定互聯網金融。當前對偽互聯網金融進行打擊和專項整治,將有效避免“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發生,有助于營造互聯網金融行業健康發展的良好環境。

  第四,互聯網金融的本質還是金融。因此,互聯網金融一方面具有金融固有的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操作風險等風險屬性,另一方面我們還應清醒地認識到互聯網金融還具有一些特殊風險。具體來說,一是存在“長尾”風險,互聯網金融主要服務對象是傳統金融機構無法覆蓋的“長尾”人群,而“長尾”人群的金融風險意識及抗風險能力往往相對薄弱。二是網絡經濟具有“強者恒強、贏家通吃”的特性,不可避免會出現前期“一哄而上”,后期大批企業因競爭失敗而退出市場的情況。三是互聯網金融具有“混業”、“跨界”的特性,各種業務在互聯網技術的支撐下能夠隨意組合,出現產品“混業”、平臺“混業”乃至集團“混業”,這也容易產生隱蔽性更強、傳染性更高的金融風險。四是互聯網企業與傳統金融機構的“基因”不同,傳統銀行機構一般風險意識較強,講究“穩健經營”,而互聯網企業創新意識較強,追求“客戶體驗”,風險意識和內控管理相對較弱,若放松監管容易產生風險隱患等。

  二、如何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

  為了趨利避害,使互聯網金融納入規范發展、健康發展的軌道,筆者認為要注意把握以下四點:

  第一,要始終堅持服務實體經濟的發展方向。監管部門應積極引導互聯網金融以支持實體經濟為根本,以市場化發展為導向,以客戶的真實、合理需求為動力,利用互聯網金融的信息技術優勢、社交網絡優勢、規模經濟優勢、成本優勢等,更好地服務中小微企業和低收入人群,實現實體經濟和互聯網金融的良性互動、共同發展。反之,若互聯網金融的發展“脫實向虛”,演變成為拉長融資鏈條的“金融掮客”和民間高利貸的“網絡升級版”,不僅不利于互聯網金融自身健康發展,甚至會加劇金融市場的風險。

  第二,要加強外部監管。在立法制規層面,要在明確各監管部門職責的基礎上,抓緊制訂出臺相關法規,盡快解決互聯網金融領域存在的“無監管、無門檻、無規則”的狀況,對互聯網金融的組織形式、準入門檻、經營模式、風險防范和處罰措施等作出明確規定。在監管協調方面,鑒于互聯網金融具有跨界、混業的特性,一方面要建立完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形成有效的金融監管合力,避免出現“三不管”地帶;另一方面,中央金融管理部門要加強與工信部、公安部等部門的監管協調,建立信息共享機制。同時,考慮到互聯網金融業態種類繁多,具有較強的區域特色,還應加強中央與地方金融管理部門的監管協同,明確職責分工。在監管手段方面,各監管部門不能停留在用“土的”、傳統監管手段上,也要與時俱進,利用大數據、云計算等現代信息技術加強監測和管理。

  第三,要完善行業自律機制。行業自律是行政監管的有益補充和有力支持,行政監管和行業自律應相互配合、相得益彰。如果行業自律作用發揮得好,行業發展有序規范,監管就會變得更加靈活和富有彈性,有利于整個行業的健康持續發展;反之,則會迫使監管部門強化監管剛性,采取更為嚴格的監管理念和監管措施。因此,發揮行業自律管理作用,并與行政監管有機結合,對互聯網金融行業的規范發展至關重要。經國務院批準,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已于2016年3月25日正式成立。要充分利用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成立的契機,發揮行業協會的自律管理作用,并推動形成統一的產品標準、行業服務標準以及數據統計標準等,引導互聯網金融規范發展。

  第四,要強化互聯網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對于互聯網金融的經營者,要強化信息披露,明確要求互聯網金融企業要用普通消費者可以理解的語言,全面、客觀、清晰地披露相關業務和產品的信息,并及時提示風險,充分保障消費者知情權。嚴厲打擊夸大收益、隱瞞風險、甚至是純粹造假的違法行為。對于互聯網金融的投資者和消費者,相關部門應加大金融知識普及力度,幫助金融消費者提升信息安全和風險防范意識,逐步樹立“投資謹慎、風險自擔”的理念。同時應當及時分析總結互聯網金融領域違法違規行為的常見類型、慣用手法和動態特征,幫助公眾識別風險,提醒公眾理性投資。

  總之,目前的互聯網金融尚處于初級發展階段,既要看到其積極的方面,也要正視由于相應的監管沒有跟上而出現的一些問題和困惑。我認為只要堅持“規范”與“發展”并重,“創新”與“責任”同行,互聯網金融將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和廣闊的發展前景。

  (作者系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金融時報》“共促互聯網金融規范發展”專欄特約撰稿人,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九宫八卦平特坛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