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
English Version | 網站地圖
首頁 協會概況 協會動態 政策法規 行業標準 行業自律 協會會員 行業研究 會議培訓 投資者教育 黨建之窗
? ?
徐諾金:從“板凳金融”看互聯網金融發展與規范
2016年06月06日

  互聯網金融作為金融業的新生事物,為我國金融市場注入了極大的活力,顯示出蓬勃的生命力。如果我們從銀行的起源來看傳統金融,可以形象地稱其為“板凳金融”,其特點是“守株待兔、等客上門”。與“板凳金融”相比,互聯網金融則是基于互聯網、大數據、云平臺和區塊鏈技術的迅猛發展及應用推廣,使傳統金融不得不從“板凳”上下來,并符合信息化時代“平等、互動、自主、大眾”的本質,充分顯示出低成本、高效率、廣覆蓋和創新性強等特點。

  互聯網金融深刻地改變了“板凳金融”的運行方式,但并未改變金融的本質——信用與風險。互聯網金融發展得越充分,金融的信用與風險本質就體現得越充分。不重視互聯網金融的信用,互聯網金融就會出現風險;不重視互聯網金融的風險,互聯網金融的正常發展就會受到阻礙。近幾年來,我國的互聯網金融處于一個野蠻生長的監管真空狀態。有的平臺毫無金融專業知識,就做起了互聯網保險、借貸、理財、眾籌、支付等專業性很強的特殊金融服務,缺乏風險意識與投資技能,只顧虛假宣傳和高息引誘公眾,往往是籌集了資金卻不知如何為客戶投資,如何進行有效的管理。有些甚至把資金用于自己的關聯企業、關聯項目,或者干脆轉移資金進行詐騙。再加上缺少相應的準則來規范投資人與平臺經營者之間的法律關系,雙方事前對自己的行為責任不清,出了問題不知如何正確應對,引發恐慌,致使平臺負責人跑路等惡性事件屢屢出現。如此一來,互聯網金融的優勢未能得到有效發揮,卻因成長中出現的問題而發展受阻。以我國的P2P平臺為例,目前大部分P2P平臺在未取得任何金融業務資格、履行行業準入手續的情況下,卻作為信用中介而非信息中介存在。一方面,很多P2P平臺存在對借款人資金兜底、承諾高息兌付現象;另一方面,部分P2P平臺進行拆包和資金池業務,使原本“點對點”的風險分散機制演變為“點對中介平臺”的風險集聚機制。一旦資金池中的沉淀資金出現風險,P2P平臺就暴露出問題,跑路、倒閉現象隨之涌現。面對這種現象,我們一方面要正確對待,不能談“互”色變,把互聯網金融看得風險極大,因噎廢食;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對其放任不管,對風險視而不見,而應正確對待,認真尋求規范之道。

  互聯網金融作為新生事物,自身發展存在一個大浪淘沙、去偽存真的過程。應該認識到互聯網金融從一開始就呈現出不同于傳統金融的特征,憑借其獨特的互聯優勢、大數據優勢、云計算優勢和區塊鏈優勢,互聯網金融將在改造傳統金融、提升傳統金融、優化傳統金融、發展普惠金融、提高資金配置效率、完善金融體系、推進金融體制改革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同時也為金融新型業態的出現提供新的可能。

  因此,一方面應留出足夠的空間讓互聯網金融充分全面地展現真正的發展潛力;另一方面也要以創新的態度對其予以規范引導,進行監管創新。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既要借鑒傳統金融監管的成功經驗,又要吸取其教訓;既要重視監管的創新突破,又要規避傳統金融監管的不足,并且善于使用互聯網的思維逐步形成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思路。

  改變“板凳金融”的監管理念、推進監管模式創新是適應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必然趨勢和客觀要求。在互聯網時代,不能簡單套用“板凳金融”的思維方式進行監管,而是要尊重互聯網金融本身的特點和規律。互聯網金融的監管理念要體現其“平等、互動、自主、大眾”的本質,抓住準入、交易、退出三個環節,突出“自擔風險”這個核心,在堅持適度、分類、協同、創新、依法五原則的基礎上,互聯網金融監管應充分尊重市場優勝劣汰、自主決策、自擔風險的規則,體現開放性、包容性和有效性,實現完善的法律法規、政府主管部門有效監管和行業自律三位一體的互聯網金融風險管理策略。

  首先,抓住準入、交易和退出三個關鍵環節。在準入環節不一定設很高的門檻、搞審批制,但要履行注冊、申報、備案等程序,分別從機構準入、人員準入和業務準入等方面進行監管。準入環節的監管主要是解決經營者進入的真實性、誠實性和后續的可追溯性問題,表示愿意作為一個真實的、有誠意的經營者進入這個行業,并隨時愿意接受有關監管部門的詢問。交易環節的監管,要突出透明度管理。從事互聯網金融業務應參照上市公司的做法進行信息披露。把各種交易流程、交易細節、交易情況全部披露出來,通過一套完整的信息披露制度提高交易過程的透明度、體現互聯網交易程序的公正性、預防有關問題企業的出現。交易環節的關鍵是使各種風險隨時可控,使參與者隨時掌控經營者的發展情況。退出環節的監管比任何其它規范政策更重要,要通過制定退出規則規范參與各方的權、責、利關系,使各方行為在規范的準則內行動。這一環節的核心是建立一套針對互聯網金融特點的退出機制,要抓住互聯網金融的破產清算法律這個核心,清晰界定參與各方之間的權力和責任。通過建立公平、高效、有序的市場化退出機制,明確經營失敗之后如何進行有效清算,從而有效防范各種跑路事件的發生。

  其次,突出“自擔風險”這個核心。互聯網金融之所以要強調自擔風險是因為傳統金融監管的最大問題就在于沒有突出自擔風險;是因為互聯網的自主性要求權責利要對稱,在自主決策、自享利益的過程中,關鍵是要落實風險自擔;是因為只有自擔風險,互聯網金融參與各方才能真正回歸到負責任這個關鍵問題上來。在互聯網金融的參與者中,投資者是風險的最終承擔者,而真正有效的教育是市場教育,只有使投資者從失敗中吸取教訓,他們才會懂得投資的真正含義。因此,要注意對投資者權益的保護不能泛化。互聯網金融風險要由相關參與方在互聯網領域自我消化吸收,要防止將互聯網金融風險轉化為社會風險,防止互聯網金融又陷入現實中傳統金融那樣“大小都不能倒”的剛性兌付困境。

  再次,強化行業自律,實現監管與自律并重。行業自律與政府監管相比自覺性更強、效果更明顯、作用范圍和空間也更大,在我國相關的互聯網金融法律法規缺失的環境下,互聯網金融的行業自律顯得尤為重要。我國互聯網金融的行業自律,一方面要充分發揮行業協會的作用,由行業協會帶動所有參與的企業制定自律公約和行業標準,通過自我約束來防控互聯網金融風險;另一方面,行業自律組織要代表互聯網金融行業的整體利益,通過對互聯網金融的創新保護、各類別模式發展沖突的協調,以及同業相互監督管理來營造互聯網金融良好的市場環境。

  最后,完善互聯網金融企業的內控機制。一是建立適當的風險控制機制。各互聯網金融機構應針對業務操作流程的規范管理、資金流動性管理、信用風險管理等方面建立互聯網金融風險的評估、管理和預警機制。二是規范新產品設計。互聯網金融機構在設計新產品時,應當重點考慮資金的安全性和流動性,在源頭上防范流動性風險。三是建立和完善風險準備金提取制度。根據互聯網金融機構的規模大小、產品性質、風險承受能力等情況,提取充足的撥備和較高的資本金以抵御流動性風險。

  總之,我國的互聯網金融要監管,但不要過度監管;我國的互聯網金融要發展,但不能野蠻式發展,發展與監管要齊頭并進。建立創新型國家帶來的戰略機遇和深化體制改革帶來的制度機遇為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這種良好的發展環境需要我們用有效的監管環境去呵護。互聯網金融作為一種新業態,其創新是一種創造性破壞。我國互聯網金融行業在歷經了野蠻生長、風險頻發階段之后,面臨監管收緊的變局并不意味著對互聯網金融發展設置障礙,而是通過行業整治蕩滌糟粕,回歸互聯網金融真正的本質,通過適度、分類、協同監管和風險防范措施使其遵守金融的規則,堅守金融的底線,從而為互聯網金融發展開辟一條更廣闊的道路。

  (作者系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金融時報》“共促互聯網金融規范發展”專欄特約撰稿人,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九宫八卦平特坛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