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
English Version | 網站地圖
首頁 協會概況 協會動態 政策法規 行業標準 行業自律 協會會員 行業研究 會議培訓 投資者教育 黨建之窗
? ?
姚余棟: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風險與防范
2016年06月03日

  近期,互聯網金融行業呈現出風險多發態勢。客觀來講,在促進普惠金融、提升金融服務質量和效率等方面,互聯網金融發揮了獨特作用。然而,互聯網金融的本質仍屬于金融,沒有改變金融風險的隱蔽性、傳染性、廣泛性和突發性特點。當前,在經濟增速下行、監管環境不完善、從業機構良莠不齊等主客觀因素的綜合影響下,某些業態脫實向虛、偏離正確創新方向的傾向越發明顯,風險累積也越來越大,互聯網金融行業的聲譽和市場情緒受到很大影響。如何利用好互聯網金融對實體經濟有利的一面,同時又能規范行業發展、有效防范金融風險,成為我國互聯網金融行業發展和監管所面臨的難題。

  完善監管 加快立法

  我國的金融監管體制還屬于分業監管,而互聯網金融的跨業務、跨區域、跨市場特征明顯,這極易導致互聯網金融監管重疊和監管空白并存的問題。互聯網金融依舊是金融契約關系。金融契約關系得以遵守的前提條件是有相應的法律條款作為保障。但是,我國在互聯網金融立法方面還缺乏比較完整、具體的法律法規。互聯網金融基本上處于一種法律約束不足的發展狀態,這也導致在互聯網金融領域極易出現非法集資、洗錢等犯罪行為。

  發達國家對互聯網金融監管的立法和體制建設對我國防范互聯網金融風險具有一定借鑒意義。美國針對提供不同功能的互聯網金融機構制定了相應的法案,如在網絡眾籌方面,通過了《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確立了眾籌可以作為公司進行直接融資的方式;在P2P網貸方面,有《Truth Lending Act》、《Equal Credit Opportunity Act》等數個法案可以適用。這些法案對信息披露、貸款回收方式、消費者權益保護等進行了詳細規定。在監管體制上,美國有相應的監管機構對互聯網金融機構實施監管。對于第三方支付平臺,美國從聯邦和州兩個層面進行監管,聯邦層面具體由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進行監管,各州監管部門則依據本州法律采取不同于聯邦的監管措施;對于P2P網貸平臺,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及各州證券監管當局對籌資者進行備案,并對P2P平臺進行注冊登記,要求其嚴格履行信息披露等監管規定。因此,必須健全互聯網金融監管法律體系,統籌中央和地方監管,消除互聯網金融監管死角,提高互聯網金融風險防范能力。

  區別對待 分類施策

  互聯網金融行業近幾年快速發展甚至野蠻生長。互聯網金融機構開展的業務紛繁復雜,產品相互關聯性較強,風險傳染性較高。因此,在防范互聯網金融風險時,需要對互聯網金融機構從事的業務進行區分,并采取不同的監管措施。

  目前,從我國互聯網金融機構所實現的金融功能來看,發展較快的業態類型主要包括第三方支付、P2P網貸、眾籌融資和互聯網金融產品銷售等。第三方支付是互聯網金融行業的一項基礎性業務。對第三方支付的風險防范,我國已建立起較為完善的監管框架,在法律法規上有《反洗錢法》、《電子簽名法》等法律法規,在規章制度上有中國人民銀行頒布實施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支付機構預付卡業務管理辦法》、《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管辦法》和《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等。而對其余3類互聯網金融機構的監管,我國尚未形成較完善的監管體系。

  從其余3類互聯網金融業務來看,P2P網貸由于業務規模大、風險傳染性強、極易出現非法集資和網絡詐騙行為,是當前互聯網金融行業風險爆發最集中的地方。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3月,我國共有P2P網貸平臺2497家,貸款余額為6499.7億元。其中,民營P2P網貸平臺數量占比90.79%,貸款余額占比39.21%。在風險暴露方面,P2P網貸平臺累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為1523家,除兩家國資系問題平臺外,剩余均為民營系P2P網貸平臺。促進P2P網貸陽光化、規范化發展,應盡快出臺P2P網貸監管辦法。

  與此同時,也應不斷規范眾籌融資和互聯網金融產品的銷售行為,根據互聯網金融機構實現的不同功能,分類出臺相關監管制度和辦法,防止互聯網金融機構風險的相互傳染,切實保護好金融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行業自律 底線思維

  金融行業的創新發展通常會經歷三個階段。一是由市場中為滿足不同消費需求的創新力量提供定制化的金融產品或服務。這些金融產品或服務具有混業的特征,并且沒有相應的法律或監管條例適用,行業處于自發形成的野蠻生長過程。二是隨著行業的迅速發展,金融風險不斷積累,政府開始加強監管,并通過完善行業自律,嚴格控制規模來規范行業的發展。三是市場力量和政府監管達到平衡后的穩步增長階段。當前,我國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野蠻生長階段已經接近尾聲,新設平臺數目逐漸下降,行業風險正處于集中爆發階段。同時,政府已經開始對行業進行規范。這表明我國互聯網金融行業已完成野蠻生長階段,正向規范發展階段過渡。這種過渡階段,不僅需要政府的監管,同時也應通過行業協會加強行業自律。互聯網金融機構、行業協會和政府三者之間關系相輔相成,相互促進。

  應該說,在互聯網金融行業,政府監管起著保證行業健康發展的根本作用;互聯網金融機構則通過不斷創新推動整個行業向前發展,形成行業增長的主要動力;行業協會則是溝通政府、市場和企業的橋梁和紐帶,是實現行業自律、規范行業行為、開展行業服務、保障公平競爭的關鍵環節。行業協會通過引導會員單位積極自律,促使會員單位形成互聯網金融底線思維,堅決不觸碰非法集資、資金池、自融等業務紅線,促使互聯網金融機構從自身角度提高風險管理意識和能力。努力打造“政府監管、行業引導、企業創新”的互聯網金融新型治理框架和格局,形成規范發展的合力。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已于今年3月份在上海成立,作為首個國家層面的互聯網金融行業管理協會,其成立具有里程碑意義,有利于引導和支持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完善管理、守法經營,防范和化解互聯網金融風險。

  (作者系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金融時報》“共促互聯網金融規范發展”專欄特約撰稿人,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九宫八卦平特坛论网址